第九章 新的一天_风流教师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九章 新的一天

第(2/3)页

胸罩,握着她饱满坚挺的**,轻轻地揉搓拿捏着,很快她的**就坚硬地立了起来。

  「嗯嗯嗯……」丘心洁发现自己越来越受不了我的挑逗,只要我稍微触碰到她的身体,她下面就潺潺不断地流出蜜汁,痒得很。

  「老公,我要吃你的。」丘心洁对我的长枪是越来越迷恋,每次**的时候她都要用嘴来吃,她喜欢那坚硬滚烫的感觉。

  我移动身体,站在她的侧面。丘心洁两只手飞快地拉开我的裤链,头一低,张嘴就把金枪吞了进去,来了一个深喉,良久才一起一伏地吞吐起来。

  枪头越发的猩红光亮,圆圆的像顶巨大的蘑菇伞。丘心洁终于吐出金枪,一丝口涎从枪身上拉得好长,她满足地用手指一擦嘴巴,迷离着两眼,用手再次握了握金枪道:「真的好粗好长!」然后背转身跪在椅子上,翘起肥臀,呼唤道:

  「插进来吧,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我把她黑色的内裤拉下,露出了又肥又白的臀部,光洁无比,我轻轻地用手掌拍打了几下,发出清脆的「啪啪」之声,晶莹剔透的蜜水已经从她的花径洞口流下,挂在肥厚的花唇上,从她紧夹的臀部看过去,两片肥厚的花唇紧闭着,仿佛一件艺术品一样,美丽异常,又像一只鲍鱼,让人食指大动,忍不住就想插入里面。

  「我来了。」说话间,我已经挺枪刺入了她的体内。

  良久,云收雨歇,丘心洁依偎在我身边说道:「你知道我刚才看的是什么吗?」「不是一般的新闻吗?」我回答道。

  「当然不是了,你看。」丘心洁移动了一下滑鼠,荧幕又亮了起来,她说道:「这个富豪是广东制衣集团的董事长。」「哦?」我认真地看着荧幕上的字浏览起来:「江海天,广东制衣集团的前董事长,昨晚心脏病发作,经抢救无效,于昨天上午十一点十六分去世,留下亿万家产,遗嘱中把其财产分为三份,几处房产和存款五千万留给了两个儿子,却把最大的财产——广东制衣集团百分之五十八的股份全部留给女儿江丽,可是据称其女儿江丽五年前离家出走,至今消息全无,两个儿子于是互相争夺这百分之五十八的股份。广东制衣集团董事会已经在寻求各种途径寻找江丽,提供有用消息者,奖励十万,找到江丽者,奖励一百万。」其后还附有一张照片,照片比较旧,照片底下有一行小字注明这是江丽十年前的照片。照片上的女孩大约二十岁左右,长得很秀丽,齐耳的短发、活泼的笑容,正是青春飞扬的时期。依稀有些眼熟,我努力在脑中回想,却怎么也想不起是谁。

  「这个女孩真幸运,一下子就成了亿万富翁。」我说。

  「是呀,现在广东制衣集团的股票每股已经涨到了六十九块钱。要是我有那么多钱,还真不知道怎么用呢?」丘心洁接着说道。

  「傻瓜,用不完可以给我用啊。」我用嘴唇轻点了一下她的脸蛋,笑道:

  「不过这个女孩也很可惜,也许她并不知道这则消息呢。」「是呀,十年前的照片跟现在应该变化挺大的,茫茫人海还真难找到。」「不过,我觉得这个女孩挺眼熟的,就是想不起在哪里见过。」「嘿……你呀,看到漂亮的女孩就眼熟。」「真的,应该在哪里见过的。」「嘻嘻,是不是你这个东西见过她呀?」丘心洁指着我的裤裆调笑道。

  嘿,想不到这个小妮子还会说这种色色的笑话,我抱着她亲吻道:「那倒没有,不过这个东西现在还想见你那个东西。」「嗯……」丘心洁羞红着脸挣扎道:「有什么好见的,天天都见,刚才还见过了呢。」我还抱着她,逗乐道:「见过了就不能再见一次吗?」「那、那就让它们再见一次吧。」丘心洁心儿乱跳,在办公室**让她**来得特别快、特别凶,也许是环境的因素吧,紧张而刺激。一想到那山洪爆发般的快感,她就止不住心跳脸热。说着,她已经拉开了我的裤链,小手握住长枪快速地套弄起来。

  当丘心洁体内痒得受不了的时候,她双手撑着办公桌,然后慢慢地蹲坐在我身上套住了金枪,扭动身子摇晃起来。

  ************几天后,李雄打电话邀我去看大哥张云龙,说好久没有在一起聚聚聊聊了。

  下午下班后,我打电话告诉曾宁她们,我不回家吃饭了,要很晚才回去,然后我就驱车直奔金海湾娱乐城了。

  自从沈明远疯癫之后,大哥一直都郁郁寡欢的,我和李雄那阵子没事就跑去金海湾那里陪他,希望能让他快点走出阴影。后来他慢慢地好一点后,我已经有一阵子没去他那里了。

  李雄提前给张云龙打了电话,所以一到金海湾,张云龙就带我们去西餐厅进餐。西餐厅装饰得很豪华,给人一种复古的气息,在具有东方古典的环境里吃着西方的餐食,使人产生一种矛盾错乱的感觉,恰恰地激发了人们的食欲。

  不论是新西兰去骨小羊排、巴西烤小牛肉,还是各种酱汁、水果沙拉,还是各种糕点甜品,都是那么的美味,口感一流,真是顶级享受!

  晚餐过后,我们回到张云龙的办公室,在休息室里喝茶聊天,讲些无关紧要的废话和一些黄色笑话。现在的男人似乎在一起聊天都会讲黄色笑话,其实只要无伤大雅,能博得一笑,讲讲又有何不可呢?

  休息了一阵子,张云龙便说去「天上人间」玩,叫来领班一问,「天上人间」房正好是空着的,我们便上去了。先是桑拿,在热气腾腾的木房里让蒸汽蒸得大汗淋漓,浑身舒泰。然后去了推拿按摩,在日式按摩房里,穿着整齐和服的日本女孩非常恭敬地迎接我们的到来,那背着小枕头的和服,那小步快走的日本女孩,仿佛到了日本,让人有种身临其境的感觉。

  张云龙笑道:「这是我重金从日本找来的女孩,如假包换,绝对正宗。」「让小日本的也为我好好服务、服务。」李雄脱下浴巾趴在按摩床上道。

  「打炮都没问题,这些日本女人可以让你为所欲为,绝对的顺从。」张云龙大笑道。

  「是吗?」李雄也嘻嘻笑着,然后摸了一下给他按摩的女人的**道:「待会儿老子一定要好好地干你一场。」「随时欢迎光临。」日本女人用不纯正的国语道。

  「哈哈……」我们三人都为她的对白而忍不住大笑起来。

  日式按摩最让我喜欢的就是踩背了,所以从事日式按摩的女人一定得娇小玲珑,要不光睬在男人背上就够他受的了,哪里还谈得上享受呢?而且踩背要求的技术也是非常的高,力度轻重的拿捏、部位的感觉准确,都要求是精益求精的。

  按摩完毕后,李雄抱起身边的日本女人,哈哈大笑道:「不管了,这个女人太惹火了,已经把我的火苗点燃了,不去她的消防通道灭灭火,恐怕要欲火焚身了。」说完,就抱着女人走进了一间房,关上房门,马上就传出了女人的呻吟之声。

  「三弟,二弟已经迫不及待了,你呢?也去享受享受这东洋美女的滋味吧,包你回味无穷,吃过还想回头。」张云龙笑眯眯地看着我说,两只手已经一上一下在日本女人的**和下阴处抚摸起来了,女人的呼吸立刻变得粗重起来。

  「呵呵,大哥先请,东洋美女的确**,你看她的火已经被你传过去了,快去救火吧。」我指着他身边两眼微闭,舌头在嘴边轻舔的女人道。

  家中已经有五个日本女人了,而且还是极品的美女,东洋美女的滋味我早就一清二触了,那绝对顺从的婉转、那柔媚****的放荡是绝对的享受。

  「哈哈……那我就充当一回消防官兵好了,走,灭火去。」揽着美女的细腰,张云龙也走向了一间房。

  「先生,我们也走吧。」日本美女已经两手放在我的胯间,准备要摸向我的金枪,但是她的职业操守告诉她,在没有得到客人允许的情况下,不能摸,所以她在说话的同时还用眼睛在征询我的意见。

  「摸吧。」我掀开浴巾,巨大的金枪跳跃起来,仿佛在向她打招呼,又似乎在向她示威,猩红光亮的枪头闪着红润的光泽,粗大而好看。

  「啊!」一声惊呼,日本女人张嘴大叫起来,男人的这个东西她见得太多了,日本国内的男人也就一点点,又短又小,只能算是一根巨大的牙签。虽然中国的要比日本人的要粗长得多,但是眼前这根金枪却是见所未见,不仅又粗又长,而且枪身挺直坚硬,非常的好看,粗大的枪头就好像一个鸽蛋一样,圆圆的张着小嘴。

  「哟西……」女人突然冒出一句鸟语,两眼绽放光芒,死死地盯着我的金枪,**无限。

  她颤抖地伸出小手慢慢地接近金枪,生怕它只是一个梦被惊碎,又怕它像一只小鸟会飞走,待近了,她闪电般地握住了金枪,紧紧地握着,然后快速低下头含着那粗大的枪头,伸出舌头在枪头周围舔了好一会儿,才一起一伏地吞吐起来。

  女人吞吐了许久,直到嘴唇发红,两颊累了,她才抬起头,眼睛还恋恋不舍地盯着它看。金枪收到滋润刺激越发地坚挺了,怒挺的金枪就滑进了她狭窄多水的花径中去,淫**四溅,噗嗤作响。

  「啊……」一声长吟,女人身体前挺,小巧而丰满的土方紧紧地贴着我的身子,头向后仰,秀发乱舞。

  我一边走向房间一边在日本女人身上挺动着,每一下都是深入到底,每一下都是狠劲十足,知探她的花心深处,在她的花心深处胡搅蛮缠,日本女人发出惊天动地的**声,果然淫荡无比。

  ************一阵子后,张云龙和李雄坐在宽大的休息室里聊着天,他们很早就出来了,出来的时候,听到我在的那间房里还在继续上演男人与女人没有硝烟的战争,对视一笑,知道我是个强悍得变态的摧花辣手,正在为国争光,就出来休息室里了。

  「大哥,你知道我们为何叫日本为日本吗?」李雄喝着啤酒问道。

  「嘿,想考我吗?」张云龙一笑,把一颗花生米高高丢起,然后仰头接在嘴里,嚼得「吧吧」作响,才说道:「不过我还真不知道呢。」李雄解释道:「嘿嘿,明朝时,我们称他们为倭寇东瀛,后来在二战中日本战败了,再也不能四处出来作乱了,他们的士兵没有了慰安妇,就只好自慰了,所以叫『自慰队』嘛,那么也就叫『日』本人嘛,所以我们骂他们叫『狗日的』。」「哈哈……」张云龙大笑。

  「呵,笑什么呢?」门推开了,风情万种的丽姐进来了,笑语嫣然地问道:

  「看把两位大哥高兴的。」「笑话而已、笑话而已。」张云龙回道。

  「刚才我的领班说你们上这里来玩了,我就上来看看。咦,就只有你们两个吗?小强没来吗?」丽姐问道。

  「大哥你看,我说丽姐偏心嘛,眼里就只有三弟一人。」李雄嚷嚷道。

  「哪有,我的眼里现在只有你们两个人啊。」丽姐眼波一转,婉转道。

  「我看啊,丽姐八成是喜欢上三弟了,不,九成都有。」张云龙也是一唱一和打趣道。

  「十成都有。」李雄跳了起来,躲开了丽姐的袭击。

  「哼,你们就知道欺负我。」丽姐双手叉腰,气鼓鼓地说道。

  李雄突然向张云龙抛了一个眼色道:「我们三个刚才在日式房里按摩,小强呀,舒服到一下子就睡过去了,我们不好吵醒他,所以就先出来聊天了,丽姐,你去把他叫醒好了。」「好,那我去叫他。」丽姐转身推开了通往按摩房的门。

  「嘿嘿,大哥,让丽姐去看看小强那家伙的好戏,嘿嘿,肯定精彩。」李雄为自己的奸计得逞而笑了起来。

  「呵呵,丽姐什么场面没看过,不过她似乎真的喜欢三弟,我看她看三弟的眼神都不一样。」张云龙笑着说道。

  ************我把日本女人的双腿靠在肩膀上,抬起她的臀部狠狠地**着,双手在她的**上蹂躏。女人已经**了数不清多少次了,现在她一点动的力气都没有了,仅仅享受着如潮的快感,她觉得自己快要晕过去了,金枪在她里面的每一个动作对她来说都是一次**,飘飘欲仙的感觉。

  看着女人越来越苍白的脸色和由兴奋而扭曲的脸,我的心终于软了下来,挺动着金枪狠抽猛插,放开精关,准备结束这场中日战争。

  「射……射我嘴里。」女人感受到了我金枪的变化,用微弱的声音呻吟道。

  我狠狠地猛插一下,死死地顶在她的花心深处,然后猛力拔了出来,走到她的面前,将金枪塞进她的嘴里,身子一哆嗦,精关大开,滚烫的精浆往她的嘴里喷射出来,她的喉咙不停地吞咽着。

  直待最后一滴精浆被她吞食干净,我才走下床,丢下她走出房门。

  丽姐走过一条短廊,张云龙和李雄的笑声已经听不见了,房子的隔音效果非常的好。她不禁在心里问自己,是不是真的爱上那个风流迷人的小家伙了?她一边机械地往前走,一边不停地在心里问着自己,脑海里不停地回想起我的音容笑貌,脸上则不由自主地露出温馨幸福的笑容。她发现自己是真的爱上那个家伙了,她肯定了自己的心,心里一松,抬头快走,想见到那迷人的身影。

  「走过这个拐角句可以看见他了。」丽姐心里开心地想道,她很想看看他熟睡的样子。一转身,**着身体的他出现在她眼前,看他的样子应该是刚刚才在女人身上出来,长枪上面还有很多的湿迹,想不到是这样见到的,她忍不住惊呼一声。

  我刚走出房门就看到了丽姐,还来不及反应过来就听到了丽姐的惊呼声,连忙双手掩住下身,可是长枪虽然已经疲软,可是还很长,两只手根本不能完全掩盖。我心中大羞,想不到会让它撞见,老脸绯红。

  「看都看见了,还遮什么遮?」丽姐没好气地说道,这个风流鬼,亏我还在心里念着他。

  「你、你怎么来了?」我遮也不是,不遮也不是。

  「就是想来看看你如何风流啊?」丽姐得理不饶人地追问道,看见我的态,她莫名地感到一种快乐,刚才心里的不满和怨恨都没了。

  突然,我脑中闪过一丝灵光,作了一个大胆的决定,我身子一挺,大胆地问道:「嘿嘿,那你是不是想和我风流啊?」「啊?坏蛋!」丽姐想不到我会有此一击,顿时芳心大乱,不知如何回答。

  「如果是的话,我就遮了,让你看个够。」我乘胜追击,双手拿开,驭女真气一发,长枪倏然从下垂姿势变回了挺立,和身体成九十度角,威风凛凛指着丽姐。

  「哇!好粗、好大啊。」丽姐心里低呼,脸色羞红,没有出声。

  我身子一闪,已经来到她的身边,凑近她的脸,伸出舌头在她的耳垂边舔着,往她耳朵里吹了一口热气,挑逗道:「摸摸它。」丽姐的手颤抖着伸了出去,半途却又缩了回去,只是两眼盯着它,心里不停地感叹:「真的好粗好大,真的好好看,一点都不肮脏。」我轻轻地牵起她的小手放在了金枪上面,丽姐张开小手握紧了金枪,感受着上面传来的热度和硬度。

  我一运功,金枪突然在她手里

(本章未完,请翻页)
记住手机版网址:m.biqudu.com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