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喜事不断_风流教师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七章 喜事不断

第(1/3)页

  张云龙自从得悉自己的兄弟陷害自己后,整个人仿佛都变了,变得不想说话了。\\WwW.qΒ5.c0M/自从厦门回到嘉市后,他一个人锁在金海湾娱乐城的房里没有出过门,整整一天一夜,一种焦虑在他脑中盘旋,一种失望让他痛苦,一种抉择在吞噬着他的心。

  他的手下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个个人都紧张不安。第二天,当他打开房门的时候,所有的手下和员工都惊呆了,一夜之间,他已满头白发,形容枯槁,仿佛七十岁的老人。

  「龙哥!」金牌经理丽姐上前一步,心痛地叫道。这个男人虽入黑道,但没有见过他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对员工对手下都非常的好,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是她知道他心里肯定是极其的痛苦,否则不会一夜白发。

  「没事,我很好。」张云龙读懂了丽姐眼中的含意,笑了笑安慰着,然后转身对着手下挥手,说道:「大家忙去吧。」当手下人都散去的时候,张云龙对身边的保镖说道:「你把二当家的给我叫来,就说我有急事找他。」回到办公室,张云龙又打了一通电话给赖时谷:「老赖啊,今天我要大义灭亲了,你来不来?」两人现在已经成了好朋友了。

  「那好,我去观摩、观摩也好。」赖时谷说道。

  张云龙在屋里走来走去,思考怎样安排,然后又拨通了我的电话:「小强啊,你回来没有?回来了,那你有空吗?对,现在。那你也过来我这一趟吧。」接到大哥的电话,我急急忙忙地赶去他巴黎,我猜测应该是为沈明远的事。

  走进金海湾娱乐城,丽姐远远地就向我打招呼了:「耶,强哥,你也来了。」「哈哈,丽姐,你就别损我了。」我笑道。

  「小强,龙哥现在心情很不好,你好好地劝劝他。」丽姐收起她的招牌笑容,正经地说道。

  「大哥怎么了?」我知道大哥是个重情重意之人,要对付自己的兄弟肯定是个极大的困难。

  「唉,你去看了就知道。」丽姐长长叹了一口气,突然脸色一变,又恢复了「妈咪」的神态,在我屁股上掐了一下,调笑道:「好久没来了,身子越发壮实了,就不想姐姐吗?」说着在我的脸上亲了一下,扭着腰走了,还不停回头道:

  「小冤家,要经常来看姐姐啊。」我真是哭笑不得,这个丽姐总是这样,每次见到我都要吃我的豆腐,不过我发现她每次亲我的眼神都有些迷离,难道是真情流露而不是逢场作戏?我和她接触越多就越发地不能了解她。

  推开门,赖时谷已经坐在里面了,令我惊奇的是,大哥一头乌黑的头发已经不见了,取而代之的却是雪白的头发,我一时惊呆了,整个人愣在门口。

  「来啦,坐啊!发什么愣?」张云龙已经习惯了别人的惊讶,从容地笑着。

  「大哥,你……你怎么了?」我都有些结巴了。

  「呵呵,没事,换个新形象也不错啊,你看我比以前更酷了吧。」张云龙自嘲道。

  「嗯,是酷了很多,像电视上的武术宗师。」我也只好随他意思,逗趣道。

  我坐下后,聊没多久,鬼刀沈明远就来了,当看到赖时谷也在的时候,他也是愣了愣,不过他很快就反应了过来,高兴地伸过手来道:「这不是天谷社的赖社长吗?见到你真高兴啊。」「哈哈,见到你,我也是高兴得很啊。」赖时谷见到沈明远就厌恶,手上端着茶杯,故意不去和他握手。

  沈明远眼中闪过一丝狠毒,但很快就消失了,他略显尴尬地防下手,问道:

  「大哥今天找我什么事啊?」转过头来却看到张云龙满头白发,高兴地大叫起来:「啊!大哥什么时候也学会跟时髦了,竟然学人染了白发,嗯,不过这样看起来还挺酷的。」「二弟,你坐下,给你听一段录音。」张云龙微微一笑,看着眼前的这个二弟,心中一痛,宛如刀割,缓缓地说着,然后按了一下桌上的MP3按钮,一段嘈杂但又清晰的录音便在这房里播放着,就是我和飞龙见面时的录音。

  沈明远越听越不自在,越听屁股越坐不住了。他心里直发毛:「这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房里冷气很强,非常的凉爽,但是他的脸上确实汗流滚滚,他不停地用手擦去脸上的汗珠,可是擦了又流,他坐立不安了。

  张云龙将录音放完后,缓缓地说道:「昨天我去过厦门了,也见到飞龙了。」「是……是吗?那你怎么不带他回来?」沈明远假装镇定地问。

  「应该快回到嘉市了吧,飞龙什么都说了,难道你就不想说点什么吗?」张云龙平静地说道。

  「……」沈明远完全说不出话来。

  「你说!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张云龙接着质问道。

  「好,我说!」沈明远突然爆发了:「我为什么这么做?这要问你自己!我们当初打天下的时候是怎么说的,可是你呢?自从签订那个什么狗屁和平协议后你就满足现状了,你就只顾着打理你的金海湾,把我们当初的誓言全都忘记了,我们是要称霸嘉市而不是偏安一隅!可是你,你做了什么?这么多年了,看着你志气越来越小,我就难过后悔,是这安定毁了你,所以我要破坏这安定,我要你重新振作起来,我们兄弟俩好一起去打拼!」「这么多年来,我苦于一直没有机会,可是前阵子,机会终于来了,福建帮找到我,想把毒品打进嘉市的市场,所以我就设了一个局,只要我们和天谷社打起来,只要嘉市天下大乱,福建帮就会借人手给我,我就可以一统嘉市,可以称霸嘉市!」他越说越激动,言语几近疯狂,他双手挥舞,仿佛现在已经称霸嘉市了。

  「可是人算不如天算,飞龙这帮没用的家伙竟然让员警营救了人质,而你竟然和这老小子不打起来,我苦心设计的局竟然成了泡影,我恨啊!我恨你!」沈明远几乎失去了理智。

  张云龙痛心地说道:「我怎么会忘记我们当初的誓言呢?我们说过有福同享,有难同当,现在我们的生活已经过得很好了,为什么就一定要打打杀杀呢?

  过安定和平的日子有什么不好?想不到你现在竟然鬼迷心窍到了这种地步!都怪我只顾着打理生意!」「不用在这里说好话了,我告诉你,一天入黑道,就永远是黑道!你不要想着漂白,你是洗不白的,黑道不打打杀杀,还是黑道吗?」沈明远叫嚣着,把桌子上的东西用手全部扫落地面。

  「你疯了!」张云龙想不到他竟然说出如此没有人性的话来,大叫道:「快抓住他。」内房里冲出四个彪形大汉,扑向沈明远。

  「不要过来,否则我宰了他。」沈明远突然从身上掏出一把匕首握在手里,威胁道。

  「二弟,我看你还是回乡下吧,这里已经不适合你了。」张云龙叹一口气,随即命令道:「上!」沈明远疯狂地挥舞着匕首,鬼刀的确不是盖的,否则也不会闯下如此名号了。一刀在手,近者退避,四个彪形大汉竟无一人能近得了身。张云龙也想不到这么些年来,沈明远的技艺不但没有减退,反而精进了不少,也许连他都打不过沈明远了。只见张云龙脸色一沉,也想要加入战圈。

  「大哥,还是我来吧。」我本不想干预他们的事,但如今沈明远如一条疯狗一样,只有我才能制伏他了。凝气于指,右手中指一弹,破空之声响起,沈明远的刀「匡啷」一声掉地,中指再弹,又是一声锐利的破空之声,沈明远「扑通」一声,跪落地面。

  「弹指神通?」张云龙和赖时谷只是看到我中指像弹玻璃珠一样,不由得惊讶大叫。

  「呵呵,微末之技、微末之技。」我笑道。

  ************沈明远被张云龙亲自送回到乡下老家,他再也不能做恶了,因为他整天只会大喊:「我要称霸、我要称霸!」他已经疯癫了。

  其实沈明远之所以疯癫,是因为我偷偷地用驭女真气破坏了他脑中的中枢神经,我觉得这是他最好的结局了。要张云龙大义灭亲是件很残酷的事情,沈明远的背叛对他的打击已经够大的了,我不想再让他受刺激了。

  沈明远的疯癫是个大喜的局面,既惩罚了他,又保全了大哥的名声,更重要的是嘉市的黑帮稳定了。

  就在沈明远疯癫的同时,厦门警察也安全地押送飞龙到了嘉市,并且安全地把他移交给嘉市警局了。自此,嘉市警局成功地破获了「黑帮千金绑架」一案,罗梅又获得了高层的嘉奖,而她在获奖后,也终于答应做我的老婆了,搬来与我们同住了。

  没多久,学校也开始放暑假了,学校的事情终于可以告一段落了,我心里感到轻松了不少,其实主要是得力于吴海燕助理的工作。

  公司的发展非常的顺利,各个子公司的业绩都提高了不少,雪灵文教公司的品牌也频繁出现在省内各大报纸,在国内服装界也开始崭露头角。

  龙奥岛也迎来了历史上的突破,两家公司都取得了长足发展,财源滚滚,村民们的钱袋子比以前更鼓了。

  ************人逢喜事精神爽,反过来,精神爽也会碰到喜事吧?要不天上怎么会掉馅饼呢。

  我被手机铃声吵醒了。「谁这么早就打电话给我啊?」我嘟嚷着,眼睛都没有睁开,昨晚太累了,连续作战了七、八个小时,才把这些女人搞定。也许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吧,这些女人的作战能力也越来越强了,变得越来越淫荡,需索无度起

(本章未完,请翻页)
记住手机版网址:m.biqudu.com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