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那些单纯儿_老子是癞蛤蟆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52章 那些单纯儿

第(1/3)页

  一秒记住【阅读。

  最终嗓音沙哑同时被很多人当成神经病的赵甲第茫然走向玻璃窗前,坐在地上,望着没什么%%()怔怔坐了一个钟头,刘欣轻声道:“走吧,就当她出去散心了。”

  赵甲第霍然起身,跟刘欣一同离开,两人身上都已没烟,赵甲第着急出门,裤袋里只剩下零钱,刘欣也好不到哪里去,钱包不知道是没带还是丢了,高速路收费还幸亏车上平时随手丢下的几张钱,这时候两人只拼凑出二十来块,只能买两包七块钱的红双喜,加上一人一瓶矿泉水,就身无分文。刘欣新买了辆奔驰glk,白色的,当初看《非诚勿扰2》看到这个型号,还真就跑去拍摄地三亚鸟巢度假村闭关了个把月,度假村是个安吉浙商办的,刘欣神通广大,住在丹顶鹤区,白吃白喝,没掏一分钱,当时刘欣刚勾搭了个良家,裴洛神则拉上闺蜜季节,很让刘欣有面子,glk是托三亚一只地头蛇买的,挂的都是那边的牌子,度假期间没怎么用,回来的时候就晾在那里,没料到做东道主的那名安吉浙商铁了心送佛送到西,专门请人把车子开到杭州送还刘欣,这个人情其实耗钱不多,但连出名没心没肺的刘欣都记下了,社会上摸爬滚打,可不就是如此绞尽脑汁去像蜘蛛般织网。刘欣清楚记得走索桥的时候,他那个姐恶作剧地拼命摇晃,小桥跌荡厉害,连他都吓到,别说季节和他的新欢了。刘欣看上去玩世不恭,做人没个底线,可不意味着刘公子没有想好好珍惜的人和事,越是对很多规则无所顾忌,就越是对真正在意的格外小心翼翼。

  刘欣回去的时候开车龟速,瞥了眼副驾驶席上一根接一根抽烟的赵甲第,出了机场似乎就没什么悲恸情绪,安静而平稳,只是膝盖上掉了许多烟灰。

  机场内某个角落,一个女人蜷缩靠着墙壁,被那只拉杆箱挡着。一向胆大包天的她,就躲在这小小世界里,哭花了那张祸国殃民的脸。她突然笑了,握紧拳头挥舞了一通。

  刘欣灌了口水,轻声重复了一句口头禅:“到底是闹哪样啊。”

  回到杭州,赵甲第在小区楼下对刘欣说道:“谢了。”

  刘欣摆摆手。赵甲第回到房子里,蹑手蹑脚,都凌晨两点多了,拿手机照亮到了主卧,躺在黑暗中,睁大眼睛。王半斤应该和小果儿同床睡在隔壁,可别打架。不知何时睡去,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早上七点,赵甲第起床后出了房间,轻轻推开隔壁卧室房门,王半斤还在睡懒觉,又是习惯性的乾坤大挪移,横躺着床,一双脚都出了床沿,天晓得她怎么能够睡得舒坦,小果儿应该最可怜,两人的梁子算是结下了。赵甲第没打算喊醒王半斤,随便洗漱后悄悄出门,依然是骑着自行车去上班,中途在路边摊买了份早餐,到发省改委大楼时间刚好踩点,他一出现,办公室气氛瞬间诡异起来,大叔陈坚笑而不语,大大咧咧的熙凤姐戚玉霞似乎都不敢再拿这个新人开玩笑,最尴尬的则是朱萍和周莹这对潜意识中将赵甲第视作假想敌的师徒,她们本来就欠赵甲第一份大人情,唯独钱老姿态照旧,该让赵甲第打杂就打杂,该教训就教训。中午在食堂,消息灵通的齐树根又跑来蹭饭,挤在赵甲第身边,一脸坏笑。几乎整座食堂都在盯着赵甲第,这个仅仅是顶着国考第一帽子进入体制的年轻人,可真藏得住事情啊。赵甲第默默吃完饭,中午休息时间跟齐树根坐在人烟稀少的一段楼梯口抽烟,齐树根打趣道:“都说踩到狗屎碰到了万里挑一的白富美,那是少数人的童话和传奇。与身边不那么漂亮不那么贤惠,有小刁蛮有小撒娇有小心眼,却愿意陪自己吃苦一直白头到老的姑娘,这才是美好的青春和动人的生活。再看看你,瓜地挑瓜,挑得眼花,我呢,瓜地找桃,一个没有。真是人比人气死人,我到现在还是处男呢。”

  赵甲第笑道:“要不带你去环球一号?这个钱我出,但你拿到的红

(本章未完,请翻页)
记住手机版网址:m.biqudu.com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