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关门放狗_老子是癞蛤蟆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1章 关门放狗

第(1/3)页

  一秒记住【阅读。

  第1章  关门放狗

  对李青瓷和宋雅女来说,生活给她们上演了一场比三流电影还要荒诞的场景,先是最坏结果地跟两位异性乘坐一辆动车组的同一个房间,然后跑出来一位能把狗带上火车的大侠,丝毫不顾及两位美女的感受,跟她们下铺两位应该早就熟识的家伙大谈他是如何跟乘警斗智斗勇,如何冲破重重防线最终得以胜利会师,绘声绘色,唾沫四溅,还不忘没有丁点儿公德心地在公共场合抽烟,关上门后四人房间顿时烟雾缭绕,把两位乖乖女熏得不轻,联想到这位百分百没有买票的好汉脚底下躺着条土狗,李青瓷和宋雅女连出声抗议的**都没有,生怕下铺三个无法无天的陌生男人一怒之下把她们给那个啥了。

  李青瓷天生逆来顺受,韧性出色,否则她一个对理科毫无兴趣的女孩也不可能只是因为父辈的要求就考上**数学系,可她的同伴做惯了千金小姐,忍了长达10分钟的煎熬后终于偷偷给准男友发了条求救短信,男人嘛,不用来英雄救美就太可惜了,宋雅女喜欢称之为资源最大化利用。

  不到3分钟,她那位校草级别的准男友就带着三个死党一起杀将过来,拉开房门,他就狠狠皱眉,因为处处顾及在宋千金的感受,他这杆从小学就抽上中华的老烟枪硬是没敢在交往后说自己抽烟,结果现在一看到烟雾翻滚妖孽无数的房间,把他气得不轻,那感觉就像这三个王八羔子把他连小蛮腰都没搂上的女人某个第一次给夺去了,感觉很玄妙,也很糟糕至极,他打架不擅长,毕竟得有斯文公子哥的风范,但身后几个死党之所以能跟他一起厮混到今天,除了差不多层次的家庭背景,最主要靠的就是他们不计后果的跋扈,从小到大都张扬惯了,初高中时代也没少跟专业混混痞子取经,打架是拿手活。

  宋雅女悄悄从被子里探出脑袋,松了口气,说实话虽然跟两位异性“同居”将近十个钟头并不美妙,但她心底对他们第一印象还不错,其中一个属于在她视野一辈子被自动过滤的角色,这类男孩既不能靠脸蛋吃饭,也不至于长得太对不起党和人民,至于另一个,连眼界极高的宋雅女也承认那是一位无可挑剔的异性,起码他的皮囊比她众多玩完暧昧就丢的准男友们都来得扎眼,躲在被子静观其变的她现在还清晰记得他第一眼看到她们时候的警惕和冷漠,就像一头骄傲的雄孔雀在审视两只小母鸡,这让宋雅女当时就一阵不舒服,她内心祈祷差不多能算翻山越岭跋山涉水才拿到准男友资格的韩鲲可以狠狠揍他一顿,把他的皮囊给戳气球一样戳破了,否则宋雅女还真怕自己把持不住对“美”的追求,最后沦落到倒追那头可恶的雄孔雀,那她十几年积累出来的英名就毁于一旦了。

  韩鲲之前来过一回,意思是跟下铺两位哥们换位置,因为他一想到有两个爷们要睡在她们下铺就浑身不自在,一个是他正在苦苦追求的未来女朋友,另外一个更是被他偷偷视作性幻想对象的校花,这里头玄机太多了,奈何下铺两个中长着一张软饭脸的家伙一口回绝,没有丝毫回旋余地,折了他不少面子,现在一肚子怨气怒火杀过来,竟然发现还有个叼烟逗狗的疯子,韩鲲被局长父亲熏陶得相当灵光的脑子也呆滞了好几秒,然后冷笑道:“滚出去抽烟。”

  除了跟土狗玩耍的牛人,宋雅女心目中气质阴柔的美型男在抽完一根烟后就此罢手,只是偶尔弯腰摸一下土狗的脑袋,那条不起眼的草狗也有灵气,每次都会抬起脑袋亲昵地愉快出声,宋雅女刚好睡在他斜对面的上铺,无意间看到他看狗的眼神,那叫一个温柔,跟他看她们两位美女简直就是天壤之别,这让感觉比狗还不如的宋千金气得牙痒痒。而搁哪儿都引不起风波的某男则悠闲地翻阅一本封面不太雅观的杂志,时不时啧啧称叹,估计是为杂志里某位胸器堪比凶器的花瓶女喝彩,这厮长相平平,戴着一幅很土老帽的黑框眼镜,配合浏览画面的神情,很宅很猥亵,不过身材匀称,穿从头到脚着没啥可以为形象加分的名牌,但还算干净清爽,咧开嘴偷笑的时候牙齿雪白雪白,让人误以为一天要刷七八次牙,他见到韩鲲一伙人气势汹汹赶过来,逗狗的大侠继续砸吧砸吧那根两毛钱一根的中南海,睡下铺对面的家伙更是眼皮都没抬一下,他只好笑着放好宝贝杂志,起身道:“兄弟不好意思了,我们这就去洗手间抽。烟瘾上来了扛不住,见谅个。”

  伸手不打笑脸人不假,可韩鲲来这里就没打算息事宁人,没有点硬背景,绝不可能在9月初浩荡学生潮中给身边朋友都安排在同一辆动车组邻近的软卧,再说了他来自藏龙卧虎的首都附近的一个市,好歹也是京津圈子里的一员,韬光养晦没学会,京津大少们众多的事迹倒是听了不少,好不容易出了京津圈子,那见到的还不都是外地人?他凭啥占着理的事情还要隐忍不发?于是韩鲲没有丝毫善罢甘休的意思,趁胜追击道:“呦,还能带这么大只的宠物上车,哥们您真牛-逼,老子怎么也是省部级的大官吧?”

  “真会开玩笑,我们这就撤。”一照面就退一步想要息事宁人的家伙仍然笑着人畜无害的脸,起身踹了把狗带上火车的猛人,然后给坐着纹丝不动的死党使了个眼色,想要把退让的低姿态做足。

  “顺便把东西搬了吧,我不想再见到你们,否则你们又是抽烟又是带这种烂草狗的,后果会很严重的。”韩鲲语气不善道。

  本来已经起身的家伙听到韩鲲的威胁后笑脸不变,只是又坐了下去,然后躺到床上继续翻看杂志,气定神闲。

  韩鲲一时半会没能领会这个软蛋的意思,愣在当场,最喜欢凑热闹的宋雅女已经坐起来,唯恐天下不乱,起先她对下铺那位貌不惊人的同志相当不满,一

(本章未完,请翻页)
记住手机版网址:m.biqudu.com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